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新闻中心
行业动态

未来几年我国煤炭市场走势如何?影响市场走势因素有哪些?

发布时间: 2019-06-14

从近几年我国煤炭市场运行情况来看,供需关系是影响煤炭市场走势的关键因素。供需关系主要是由国内煤炭产量、煤炭进出口量、煤炭需求量等构成,影响煤炭产量的有煤炭产业集中度和生产集中度、煤炭调控政策、安全生产、环境保护及淘汰落后产能等因素。

本文通过对以上若干因素的分析认为,未来几年我国煤炭市场将保持基本平稳走势。

2000年以来煤炭价格走势回顾

价格是反应煤炭市场的显著特征之一。以秦皇岛5500大卡动力煤平仓价为例,可将2000年以来煤炭价格走势划分为7个阶段,依次是合理回升、继续回升、高位振荡、上升、大幅下跌、回升、波动走稳。

从数据变化情况可以看出,近20年来,煤炭价格大部分时间处于大幅波动中,比较平稳的时间不多,主要是2001年1月至2004年10月和2004年11月至2007年11月。这是因为我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经济开始新一轮增长,能源需求增加,带动煤价合理回升,经历短期上涨后继续缓慢上升。

2007年11月之后,煤价进入剧烈振荡期。受多方面因素影响,煤价急速上涨,2008年7月21日达到历史高点每吨965元。随后,受美国次贷危机影响,我国煤价大幅下跌。为了减轻美国次贷危机对国内经济的影响,国家实施了大规模刺激经济的措施,煤炭需求旺盛,煤价振荡走稳后开始了长达2年的上升期。到了投资刺激末期,煤炭需求增速显著放缓,煤炭市场严重过剩,从2011年底开始煤价长时间大跌,持续到2015年底,降到每吨365元,只有2008年高点的37.8%。

在产能严重过剩、全行业亏损甚至部分大型煤企现金流即将断裂的危急关头,国家有关部门出台了煤炭产业去产能相关调控政策,加上煤炭消费量见底,这才稳住了煤价下滑的势头。2016年初,煤价开始了新一轮恢复性上涨,10月达到每吨700元。为了促进煤价合理回归,国家有关部门引导先进产能释放,2017年6月煤价回落到每吨560元,进入波动走稳期。从2017年6月至2019年3月底,煤价长时间保持在每吨600元左右,煤炭市场呈现波动中走稳的态势。

影响市场走势的因素分析

一、煤炭供给

我国煤炭产能从数字上看很大。国家公告的煤矿生产能力,是经煤矿管理部门核准或核定的法定生产能力。为了安全生产,煤矿全年原煤产量不能超过这个能力。截至2018年底,国家公告生产煤矿3373处、年产能35.3亿吨;公告在建煤矿1010处、年产能10.3亿吨(其中进入联合试运转的煤矿年产能3.7亿吨),这些均是手续齐全的合法煤矿。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公布的资料显示,2018年底,全国煤矿数量减少到5800处左右,平均年产能提高到92万吨。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相关数据,全国煤矿年产能53.4亿吨,减去公告的合法生产和在建煤矿,推测手续不全煤矿年产能7.8亿吨。

部分省(自治区、直辖市)产能利用率低。资源条件明显影响产能利用率,有的煤矿因资源枯竭、开采条件变差长期不能达产,核定能力又没有及时下调;有的煤矿达不到安全生产、环保要求,经常处于整改或半停产状态;有的煤矿为了逃避关闭政策,存在产能虚报。以上诸多因素,使得一些煤矿年产量比公告年产能小,这种情况在我国东部、中部和西南地区比较突出。例如,东部地区的北京、河北、辽宁、吉林、黑龙江、江苏、福建、山东,2018年公告的生产煤矿年产能3.83亿吨,当年煤炭产量约3.07亿吨,产能利用率为80.2%;中部地区的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2018年公告的生产煤矿年产能3.05亿吨,当年煤炭产量2.52亿吨,产能利用率为82.6%;西南地区的四川、重庆,2018年公告的生产煤矿年产能0.78亿吨,当年煤炭产量0.48亿吨,产能利用率为61.5%。若扣除试生产煤矿产量和在建煤矿工程煤,上述地区产能利用率更低。在市场比较旺盛的情况下,产能利用率低,说明这些地区煤矿的有效产能远低于公告产能。

部分省(自治区、直辖市)产能受到制约。现实中,有的煤矿受煤炭市场、运输、用地等制约,产能不能有效发挥。在建煤矿主要分布在山西、内蒙古、陕西、甘肃、宁夏、新疆等地,除少数因资源或市场等条件变化长期处于停建状态的煤矿外,大部分煤矿将在未来几年陆续投产,煤炭供给充足程度会有一定提高。即便大部分在建煤矿投产,其有效产能也要打折扣。例如,山西生产和在建煤矿总规模约14亿吨,考虑可持续发展和矿区生态环境承载力等因素,拟将产量控制在10亿吨以内。此外,部分整合煤矿有效产能不足,原因是有的煤矿资源枯竭,有的煤矿成本高等。内蒙古生产和在建煤矿总规模超过13亿吨,为合理控制开发强度进行科学开采,产量会低于此数。新疆生产和在建煤矿总规模超过3亿吨,但内部市场有限和外运缺乏竞争力,产量明显低于能力。因此,在建煤矿逐步投产后,未来几年我国煤矿产能有一定增长,但有效产能要远低于总规模。

进出口量基本保持稳定。与澳大利亚、印尼等主要煤炭出口国相比,我国煤矿以井工开采为主,这就导致生产成本偏高,加上过高的物流成本,进口煤在我国东南沿海地区有较大竞争优势。国际能源署(IEA)认为,未来几年印尼煤炭出口量会下滑,澳大利亚、美国煤炭出口量基本保持稳定,俄罗斯煤炭出口量会增加。印度和东南亚煤炭需求增加,需要加大进口量,在一定程度上将降低澳大利亚、印尼煤炭对我国市场的压力。我国优质炼焦煤需求量大,每年需要进口6000万吨左右;印尼廉价的低热值动力煤、澳大利亚高热值动力煤在东南沿海有一定市场。此外,我国煤炭出口量变化不大。未来几年我国煤炭净进口量可能保持在2亿吨至3亿吨。

二、煤炭需求

全球煤炭需求基本保持稳定。国际能源署(IEA)2014年预测2040年前全球煤炭需求长期保持缓慢增长,2018年预测未来5年需求将保持稳定。美国能源信息署(EIA)2017年预测2040年前全球煤炭需求先升后降。《BP世界能源展望2019年版》渐进转型情景预测2040年全球煤炭消费量与2017年基本持平。上述预测结果虽不尽相同,但具有共同特征:2040年前全球煤炭需求变化不大,将在80亿吨左右小幅波动。

我国煤炭需求进入峰值平台期。参考华北电力大学电煤预测、中国钢铁协会生铁产量预测、中国建材协会建材产量预测和中国煤炭加工利用协会煤化工产品产量预测,充分考虑技术进步、单位产品耗煤量下降等因素,结合相关部委、专业机构等预测结果,笔者认为,一般情况下,2025年前我国煤炭消费处于峰值平台期,维持在40亿吨上下,之后开始缓慢下降。

三、产业集中度和生产集中度

产业集中度稳步提高。我国煤炭产业集中度上升趋势非常明显,2001年产量最大的四家企业(同煤、山西焦煤、兖矿、神华)煤炭产量共计1.1亿吨,占全国的8.1%。之后集中度长期保持上升趋势,持续到2013年。由于煤炭市场过于疲软,国家提倡限产后大型煤炭企业产量下降,2014年、2015年集中度连续走低。2016年初,国家采取去产能、控产量、治理违规和超能力生产措施后,加上需求回升拉动煤炭市场开始好转,2018年前四家(国家能源投资集团、中煤、陕煤、山东能源)产量比重上升到27.4%,是2001年的3.4倍。

产业集中度提高对形成理性煤炭市场有利。2016年6月,国资委召开中央企业化解钢铁煤炭过剩产能工作会议,提出专业钢铁煤炭企业做强做优做大,其他涉煤中央企业原则上退出煤炭行业。之后,保利能源公司煤炭相关资产划转中煤集团,国家电投、华润集团、中国电建、中铁工煤炭资产移交国源煤炭资产管理有限公司。2017年12月,国家发改委等12部委联合发布《关于推进煤炭企业兼并重组转型升级的意见》,意味着推进兼并重组将成为未来几年煤炭行业供给侧改革的重点之一。提高产业集中度有利于促进煤炭市场平稳。从国家政策引导来看,我国煤炭产业集中度还会继续提高,这有利于煤炭市场逐步向有序、良性竞争格局发展。

生产向晋陕内蒙古集中,煤炭供给调节能力增强。2018年内蒙古产量9.8亿吨,占全国总产量的26.6%,山西8.9亿吨,占全国24.2%,这两地煤炭产量占全国50.2%,加上陕西6.2亿吨,共占全国67.7%。2000年以来晋陕内蒙古与全国煤炭生产趋势一致性非常明显,均经历快速上升到下降到回升的过程,但与其他省(自治区、直辖市)相比,上升期涨幅更大、下降期跌幅小一些。晋陕内蒙古煤炭产量占全国的比重一直在提升,对煤炭市场供给具有较强调节能力。未来煤炭生产将继续加速向晋陕内蒙古集中,有利于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煤炭市场。

四、调控政策

对煤炭市场进行调控是必要的。当煤炭市场自我调节失灵时,为保障能源安全,政府运用有形之手进行调节是必要的。  

一系列调控政策效果显著。最近一轮煤市下行始于2011年下半年,至2015年底全行业亏损,2016年2月《国务院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国发〔2016〕7号)出台,对控产量、去产能提出明确要求并严格执行,及时改变了供求严重失衡的局面,煤价迅速合理回归。为了缓解煤价过快上涨的势头,2016年8月,国家发改委制定《关于稳定煤炭供应、抑制煤价过快上涨工作预案(讨论稿)》,加快先进产能释放,煤炭价格开始回落。2017年初,为促进煤炭上下游行业平稳运行和持续健康发展,国家发改委等四部门联合签署《关于平抑煤炭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备忘录》,划定煤价绿色区间。为推动长协,相关部门先后下发了一系列文件,“煤炭中长期合同”制度和“基础价+浮动价”定价机制得到落实,至2019年3月底,长期合同平均价格一直运行在绿色区间。现有煤炭市场调控政策已基本形成体系,保障全国煤炭市场平稳运行的能力越来越强。

五、安全生产

较澳大利亚、美国安全生产水平仍有较大差距。我国煤矿安全生产水平显著提高,2018年百万吨死亡率为0.09,但与采煤发达国家澳大利亚0.01、美国0.04的数据相比仍有较大差距。尽管有资源赋存条件的原因,但我国煤炭行业距离“安全零死亡、追求零伤害”和由高危行业转向安全行业的目标还有很大距离。当前,一些地区和企业没有正确认识到经济发展和安全生产的关系,安全发展意识不强,煤炭形势好转后落后产能淘汰态度不够坚决,重大灾害治理不到位、技术装备水平整体不高、从业人员素质比较低等,这些与煤炭行业高质量发展不相适应。

安全生产成为一些煤矿的紧箍咒。截至2018年底,我国一级、二级安全标准化煤矿数量不到煤矿总数的50%。国家明确加大对一级、二级标准化煤矿支持,规定在全国性或区域性调整、实施减量化生产措施时一级标准化煤矿原则上不纳入减量化生产范围,在地方政府因其他煤矿发生事故采取区域政策性停产措施时一级、二级标准化煤矿原则上不纳入停产范围,各级煤矿安全监管监察部门适当减少检查频次。相应地,三级及未达标煤矿的生产可能接受更高频次检查,也可能受到其他煤矿事故影响导致停产,安全保障程度低的煤矿生产将受到一定影响。

六、环境保护

当前,国家对环境保护的重视程度前所未有,环境保护对煤炭行业影响深远。环境保护区范围扩大,一些煤矿面临退出。环保要求日益严格,需要煤炭企业在煤矿项目开采方案设计、技术工艺选择上必须考虑到煤炭开采对生态环境的影响。煤炭企业需要投入更多精力和资金,将生产对生态环境的扰动降到最低。由于环境保护要求提高,过去部分煤矿粗放式开采方式受到制约,需要根据实际情况重新调整生产安排,降低开采强度。环保检查也会对部分环保重视不够煤矿的生产带来一定影响。

七、淘汰落后产能

淘汰落后煤炭产能工作不会停步。随着社会进步和技术水平的提高,关于煤炭落后产能的定义会不断完善。继续推进煤炭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努力实现行业高质量发展,需要将前一阶段淘汰小型煤矿为主向大中型煤矿为主转变,比如将自然灾害严重、资源趋于枯竭、扭亏无望、采深超千米安全没有保障的煤矿纳入淘汰范围。未来几年,我国煤炭行业将从总量性去产能转向结构性去产能。

煤炭市场走势判断

未来几年,煤炭供给充足程度提高但并不宽松,煤炭需求保持高位将对煤炭市场形成有力支撑,煤炭产业集中度和生产集中度提高,特别是生产向晋陕内蒙古等资源富集区集中,会显著增强煤炭供给调节能力。此外,安全生产、环境保护、淘汰落后产能等都会对一些非优质产能的发挥形成一定制约,调控政策可对煤炭市场进行灵活调节,促进煤炭市场基本稳定。

 综上,笔者认为未来几年国内煤炭供需关系总体上基本平衡,煤炭市场运行将保持基本平稳走势。

(作者来自国家能源技术经济研究院,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CCTEG

版权所有:中国煤炭科工集团有限公司 维护单位:集团办公室 京ICP备案:09061170号 京公网安备:11941050040号

网管信箱:webservice@ccteg.cn 建议使用Firefox / IE 10以上浏览器,1024x768以上分辨率访问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