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正文
煤炭企业“走出去” 合作共赢谋新篇

发布时间: 2019年05月05日 来源:中国煤炭工业网


  摘要:中国有着丰富的煤炭资源以及先进技术,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进行煤炭领域的合作可以达到双赢,现在很多采煤大区纷纷将目光放到了国际市场,加快布局,很多都已经取得了成效。

  乘着“一带一路”的春风,我国煤炭企业“走出去”信心满满。

  近年来,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署了一系列合作框架协议和谅解备忘录,在电力、油气、核电、新能源、煤炭等领域开展了广泛合作,与相关国家共同维护油气管网安全运营,促进国家和地区之间的能源资源优化配置。来自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8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货物贸易总额超过6万亿美元,年均增长4%;中国企业对沿线国家和地区直接投资额超过900亿美元。

  近日,第十四届鄂尔多斯国际煤炭及能源工业博览会落下帷幕。本次煤博会的主题为“高端智能、绿色发展、开放共享”,与会专家达成共识:煤炭能源行业高质量发展、深化国际合作将成为未来新趋势。

  加快“走出去”步伐

  从目前来看,煤炭具有的价格实惠、储量丰富和便于运输等优点,是保障能源安全的“稳定器”和“压舱石”,是全球能源系统的核心。在第十七届中国国际煤炭大会上,兖矿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伟指出,煤炭未来一段时期作为主体能源和基础性能源的地位不会改变,对于传统能源企业而言,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资源整合,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经之路。

  而对于煤炭“走出去”实现合作共赢,能源大省也是纷纷布局。

  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常务副主席马学军近日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中外媒体吹风会上透露,将积极开展国际产能合作,推动区内电力、煤炭、农畜产品加工、建材等企业在境外合作办厂。

  据马学军介绍,内蒙古还将推动对外贸易稳中提质,进一步扩大自治区优势特色产品出口和煤炭、原油、铁矿石、木材等资源能源类产品进口规模。落实鼓励开行中欧班列的政策措施,支持始发中欧班列提质扩容,着力解决“酒肉穿肠过”问题。培育中俄蒙“茶叶之路”等跨境精品旅游线路,打造边境旅游试验区。

  山东省一直高度重视煤炭行业发展,推动该省煤炭行业实施“走出去”战略,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实现转型升级。2004年新矿集团率先走到省外,在新疆开发;同年,兖矿集团率先走到国外,在澳大利亚开发。据了解,按照山东省规划要求,到2022年省外(国外)办矿集中的宁蒙、晋陕、云贵、新疆和澳大利亚五大能源供应基地形成规模,省外(国外)办矿产能达到2.2亿吨以上。

  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梁敦仕认为,要坚持对外开放,支持煤炭企业“走出去”。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兖矿集团、神华集团等煤炭企业作为先行者,已经探索出一定经验。

  国家能源局局长章建华表示,“一带一路”倡议提出近6年来,能源领域合作成果丰硕,一大批标志性能源项目顺利落地,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给各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

  采煤高级工程师、陕西神驰矿山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胡连根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一带一路”倡议为煤炭企业“走出去”带来巨大空间。“一带一路”沿线大部分呈经济上升期,基础建设、电力缺口巨大,煤炭需求旺盛。中国有着丰富的煤炭资源以及先进技术,与这些国家和地区进行煤炭领域的合作可以达到双赢,现在很多采煤大区纷纷将目光放到了国际市场,加快布局,很多都已经取得了成效。

  对于中国煤炭企业走出去,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梁敦仕认为,要坚持对外开放,支持煤炭企业“走出去”。要认真研究灵活调控煤炭出口的政策措施,严禁劣质煤进口,适当鼓励优质煤炭进口和有竞争优势的企业出口煤炭,实现“南进北出,大进大出”。“为避免盲目‘走出去’,防止出现重大风险,建议有关部门搭建合作交流平台,开展系统指导,完善配套政策,鼓励支持煤电、煤钢、设备制造、技术输出、金融投资等相关产业链企业,发挥各自优势组团出海,积极参与国际市场竞争。”

  而关于煤炭能源企业“走出去”的前提条件,梁敦仕强调,企业多措并举降杠杆、防范债务风险十分必要。煤炭企业负债率普遍偏高,2018年10月末,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资产负债率达到65.4%,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和资金紧张问题普遍存在而且十分严重。要重视企业债务风险评估,因地制宜,因企施策,切实降低煤炭企业过高的杠杆率。

  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作为高耗能行业,煤炭产业对环境的污染是绕不开的问题。环境风险不仅影响煤炭海外项目的实施和收益,甚至有可能加大投资风险。此外一定要做债务风险评估以及融资问题。这些问题已经在个别“走出去”的企业中暴露出来,必须提高警惕。

       坚持清洁高效利用

  当前,煤炭行业高质量发展面临多重挑战。新能源和清洁能源代替煤炭的步伐加快;煤炭需求增长趋势放缓;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迫在眉睫。

  长期以来,为确保产量,我国煤炭行业一直都呈现高开采、低利用、高排放的特征。虽然经过“去产能”调控,煤炭开采作业情况有所改善。但是由于清洁开发技术应用范围有限,尚未普及,煤炭开采过程中产生的废气、废水、固体废弃物等并未得到二次利用,既对矿区生态环境产生了一定的破坏,也使得诸多煤炭资源未得到充分开发,造成了煤炭资源的极大浪费。如同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舒印彪所言: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仍是中国能源转型发展的长期任务。

  舒印彪强调,在能源生产环节,要推动清洁高效能源的大规模开发利用,加快发展绿色低碳能源,这是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能源体系的重要路径。提高能源清洁利用水平,要坚持把可再生能源作为能源转型发展的主力军。

  据了解,目前在国家大的环保政策下,很多煤炭企业都已经认识到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将黑煤变“绿”,健康发展。但由于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必然牵扯到资金跟技术问题,以至于个别企业特别是小企业望而却步。

  胡连根指出,我国煤炭清洁利用推广的阻碍主要来源于技术和资金问题。煤炭清洁利用技术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仍有诸多难题没有突破,尤其是一些核心的煤炭处理技术尚未掌握,仍然需要进口,无形中增加了成本。一些实力较差的煤炭企业负担较重,承担这些费用比较困难,因此不愿采用新技术。这就需要国家对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地区做好调研,因地制宜,精准施策。

  除了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外,对于未来煤炭行业发展趋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研究员周健奇认为,全球能源变革的新时代已经开启。2040年后,非化石能源供应量将超化石能源,是一次能源主要来源。未来,能源平台将成为新时代能源产业的重要业态,其利用数字技术将身处不同地点的有能源产品、服务需求的客户连接起来,并进行商务互动。他强调,煤炭产业要在挑战中寻找转型机遇。“煤炭企业可以利用传统优势,通过‘新’‘老’协同,积极融入能源平台新生态。”

  周健奇认为,能源平台将成为新时代能源产业的重要业态。煤炭企业可以利用传统优势,积极融入能源平台新生态。“能源平台没有传统能源也玩不转,现在煤炭和新能源是竞争关系,以后可转化为合作共赢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