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集团新闻 > 正文
央企,当成为科技创新领军者---集团公司董事长王金华接受《半月谈》专访

发布时间: 2016年03月09日 来源:董事会办公室


    近日,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王金华接受《半月谈》杂志专访。王金华董事长结合集团公司在科技创新方面的探索和经验就央企在创新方面应当发挥的作用、央企自身的创新优势、央企在建设创新型国家上的总体表现、协同创新存在的困难以及如何推动协同创新等问题进行了全面、系统的阐述。全文如下:

 

央企,当成为科技创新领军者
——访中国煤炭科工集团董事长王金华

本刊记者 张寒 高远至

    创新,是我国“十三五”时期乃至今后更长时期的重大发展理念。如今,全社会都在凝聚创新发展的共识和力量。央企,拥有人才、技术、资金、资源的独特优势,领军创新是其义不容辞的责任。最近,本刊记者就这一话题采访了中国煤炭科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金华。他的观点是:央企当成为国家科技创新的领军者。

        半月谈记者:“十三五”时期,创新是首要的发展理念。您认为,央企在创新方面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
        王金华:央企作为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在创新驱动这个国家战略中应该而且必须发挥领军者作用。这种引领作用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行业重大科技创新。作为各行各业领军企业的央企,应在突破行业关键技术、研发高精尖技术中发挥核心作用。二是推动科技成果产业化。与一般科研机构相比,央企在科技成果转化方面既有渠道又有优势。三是带动全社会创新。央企可以多方式、多途径拓展创新与市场资源、与社会需求的对接通道,并与中小企业和广大创客形成创新互动,构建协同创新的生态环境,从而带动全社会的创新发展,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半月谈记者:您刚才提到了央企的优势,在推动创新和科技成果产业化方面,能具体谈谈其优势吗?
         王金华:我认为主要有这么几个方面:一是资源优势。截至2014年底,央企拥有科技人员150万人,约占央企职工总人数12%;拥有工程院院士188人,占全国的24%;中科院院士49人,占全国的6.3%。央企拥有国内研发机构2552个,境外研发机构65个,其中企业国家重点实验室47个,占全国总数的47.5%。二是行业优势。央企多拥有较强的市场地位、行业影响力、品牌信誉等,能够引领行业科技创新趋势,能为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的成功提供强有力的保障。三是投入优势。2014年,央企研究与开发经费支出约3500亿元,相当于全国研发经费总额的26%和全国企业研发经费总额的35%。

        半月谈记者:目前来看,央企在建设创新型国家上的总体表现如何?
        王金华:我认为,应该说总体表现是很好的。比如航天卫星、登月工程、高铁、青藏铁路、华龙一号等,这些都是很好的例证。当然也存在不足,比如体制机制上还需要更加灵活,尤其要鼓励协同创新。我国国有企业多有“自力更生”的传统,面对创新要求时,习惯于自建研发机构、自组研发队伍,这往往难以借助外力加速自身发展,连自身拥有的资源也未能有效开发利用,造成了创新资源浪费和创新效率下降。
        我认为,目前国有企业包括央企的科技创新,应该以“自主创新+协同创新”的“双引擎”方式加速推进,尤其要补足协同创新的短板,将协同创新作为新形势下创新发展的突破口。

        半月谈记者:如果说协同创新是央企创新发展的突破口,怎样理解协同创新?能举个例子说说吗?
        王金华:协同创新是开放式的创新,是集体创新、集成创新、内外联合创新,其本质是跨越组织边界进行创新资源整合,通过发挥协同各方的积极性提高创新绩效和水平。我认为,自主创新是基础,需要不断加强,而协同创新则是我们的一个短板,在目前技术创新全球化的背景下,协同创新搞好了,完全可以成为央企在创新发展中的突破口。
        比如,我们中国煤炭科工集团就联合大同煤矿集团、中国矿业大学、四川大学等10余家单位的100多位专家学者,共同组建创新战略联盟,依托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特厚煤层大采高综放开采关键技术及装备”,经过近10年的不懈努力,研发出世界首套年产千万吨大采高综放开采成套装备,解决了14m~20m特厚煤层开采的世界性难题。该成果获得2014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填补了行业11年没有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空白。这就是协同创新的一个例子。

        半月谈记者:央企推动协同创新该从什么地方入手呢?
        王金华:在目前体制机制下,建立专门的协同创新平台是现实可行,并行之有效的手段。2014年央企获得的96项国家科技奖励中,80%来自产学研合作联盟,可见协同创新平台的重要性。我认为协同创新平台大致可分为四种类型:产业创新平台、创新创业孵化平台、研发创新平台、国际科技合作平台,它们之间可以有交叉重合,具体组织形式上,可以采取公司式、联盟式、实验室式等,但最关键的一点,这些平台不能是松散的结合,而是为着同一个目标形成的紧密创新实体,优势互补、风险共担、利益共享。

        半月谈记者:对于央企来说,现行体制和机制下,推进协同创新的困难在哪里?
        王金华:客观地讲,在国有企业传统体制机制下发展协同创新还需要克服一定的困难。目前较为突出的是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一是知识产权保护问题。由于国内知识产权保护环境不佳,使得技术专利等知识产权在转让、产业化、资本化的过程中存在各种风险,企业、科技工作者、投资人均对知识产权交易存有疑虑,积极性不高。二是技术资本化的政策问题。现行国有企业资产管理等政策规定,在技术资本化与国有资产管理方面存在模糊地带,使得国有企业决策者和政府有关部门在技术入股、员工持股等问题上较为谨慎,难以完全采取市场化方式实现技术的资本价值。三是企业管理机制问题。我国国有企业习惯于依靠自身资源进行研发与生产,把自主创新变成了自己创新,缺乏统一协调机制,各自为战,难以形成合力。
        当然,自国家提出创新驱动战略以来,这些阻滞创新的体制机制藩篱在逐渐拆除,我们希望这个过程再快一点,力度再大一点。

        半月谈记者:中国煤炭科工集团在这方面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
        王金华:这些年,中国煤炭科工集团确实有一些探索。在科技创新方面,我们一直坚持以科技创新为中心,坚持自主创新和协同创新有效结合。近5年,公司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17项,共获授权专利2321项,其中发明专利584项。在经营创新方面,我们把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结合起来,采取创新平台孵化发展模式,促进成果转化、推广和产业化。比如集团下属上市公司天地科技,2014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65.8亿元,净利润18.6亿元,与2000年成立时收入1.3亿元,净利润2400多万元相比,收入与利润均增长了数十倍。在管理创新方面,我们突破体制机制束缚,大胆探索激励机制改革,通过职工入股、科技奖励工资总额单列调配等方式,将科研人员利益与企业利益紧密结合,充分调动了职工的创新积极性。

        半月谈记者:可以说,中国煤炭科工集团是建设了一个很好的鼓励创新的小环境。那么对于整个社会大的创新环境的改善,您有何建议?
        王金华:我认为有几个重点。一是要在知识产权保护、破除行业垄断、产业准入、监管等方面进一步深化改革,发挥市场竞争激励创新的根本性作用,其中最为核心的是要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二是要建立健全科技和金融有机结合的机制,强化资本市场对技术创新的支持,拓宽技术创新的各种融资渠道。三是健全产学研用协同创新机制,促进跨界创新融合。四是完善科技型企业的绩效评价方式,明确科研人员参与股权分红激励政策,充分激发全体员工的创新积极性和热情。